客戶大不同

自從換了公司以後,所接觸到的客戶也與以往不同。做了十四年的醫療建築室內設計,客戶都是醫生護士,偶爾做到學校的案子,就會接觸到校長老師。但是新的公司不是做這兩方面的設計,而是做商業建築室內設計,客戶都是商業人士,不論外表氣質擺闊程度都與醫療專業人員大大得不同。

不同性質的客戶,各自的著重點也不同,我一剛開始沒有理解到商業客戶的特性,還以為所有建築室內設計的要求都是大同小異,自從踢到幾次小鐵板之後,才搞清楚誰才是真正的老大。(而且在任何客戶面前,設計師都是最最最小咖的…)

客戶:醫療專業人士
我最熟悉的客戶類種,因為過去已經合作過十四年了,上至醫院院長,下至護士長,我都有幸接觸過。通常一個案子的開始,我們會先接觸到醫療體系的最高指導人,例如醫院院長、各科主任之類的大人物,先得聽他們對案件的需求與規劃,我們會制做大綱型的設計,並且開始密集得與他們開會,直到討論到設計細部時,才會有護士長或是醫生等下層員工參與到其中的討論。醫院院長與各科主任都是精明幹練的人,他們通常都是氣勢驚人,尤其是賺大錢的部門,例如心臟科,真的是走路都有風。他們的共通點是對於設計上多半著重於實用性與醫療流程,他們都有著菁英人士的跩樣,甚至有些盛氣凌人。

客戶:學校相關人士
學校方面的案子比較單純,而且從頭到尾校長、教務主任、老師都會參與到我們的討論會議中,這種唯一的缺點是人多嘴雜,最後結果都是校長跑去叫他的秘書進來決定色調,這些老秘書不是老挑一些醜得要死的顏色,就是囉哩囉唆個沒完沒了,更有一次碰上一個歐巴桑級的秘書拿來自家客廳的地毯要我們比照搭配,真是吐血。政府撥給公立學校的預算有限,而且該蓋哪樣項目都已經名目清楚,所以我們呈現的作品只要校方喜歡設計的方向,就可以往施工圖去做。最怕碰上學區換校長,每個校長都有自己喜歡的風格,一旦他不喜歡的話我們就得要重新設計一次。有一次某位前校長喜歡圓形的牌示,都已經做好蓋好了說,結果新校長一上任看著不喜歡,逼著建商換了方形的牌示,還真是浪費人民的血汗錢。

客戶:房地產人士
在新工作的這六個月裡接觸到最多的客戶,尤其是爾灣房地產公司為主要客戶,他們請我們設計樣品辦公室來招攬商業租戶,樣品辦公室一旦設計好蓋好,他們的商業租戶直接搬進來就成,整個流程比較快而且相當受新租戶的歡迎。大型商業房地產公司有著非常完善的分工階層,分三種:施工經理、管理經理、銷售經理。一般銷售經理手頭上會有一些未租出去的空間,由我們做空間調配、材料搭配與繪製施工圖。之後施工經理會與建商開會商討施工細節,在此管理經理也會參與,因為他們要與現有租戶調節施工期間帶給他們的不便。整個流程清楚並且快速,他們追求的是速度與效率,越快蓋好越快租出去越快賺到租金,所以他們對於設計並不是非常熱衷,但是這些經理大部份都與我們有長久的合作經驗,相互的關係都不錯。

客戶:高科技公司
另一部分接觸到的客戶是現在很火紅的高科技公司,他們與房地產公司租辦公室,是房地產公司的客戶,他們想要有多一點的設計感,房地產公司會請我們幫他們的客戶設計,於是就變成我們有兩個客戶,一個是主客戶房地產公司,另一個是副客戶高科技公司,我們兩方面都得去討好。這種的工作關係是我最常踢到鐵板的,預算控制在房地產公司手裡,而設計則是決定權在高科技公司手中,每當我設計或是挑選材料的時候,房地產公司就會耳提面命得提醒預算預算預算!但是當我把設計與材料呈現給高科技公司時,他們一邊挑三揀四一邊又很隨性,因為他們大多數是年輕的企業家,常常會不按理出牌,這樣邊搞崩潰邊等房地產公司與高科技公司以租金為談判條件做拉鋸戰,一直等到最後價錢拍板定案之後才算是結束,我們才能真正進行施工圖的繪製。

客戶:頂級商業人士
比例上最少的是頂級的商業人士,大多是銀行家、地產投資公司、名人的等級。我個人只有接觸到銀行家與地產投資公司,感覺上他們非常精明,大多衣著得體,談吐精準條理分明,我們對於設計上的解釋他們一點就通,與建築室內設計公司大多已有合作的經驗,所以不太需要多費口舌,而且他們的預算非常高,是被房地產公司捧在手心的客戶。通常在這樣客戶的面前,我們是跟在房地產公司後面的跟屁蟲,一切交由房地產公司來主導,因為我們也不敢得罪這樣的客戶,要是出了什麼差錯我們也賠不起。(好悲哀喔)上週與某位女主管去開會,客戶乃頂級房地產人士,這位男士不僅長得帥,體格又好,說話又風趣,行事也是有條有理,不愧是上流社會成功人士,說他是Mr. Grey 也不為過喔。而我們回到公司後與另一位女主管聊起開會的過程,兩個中年已婚女子還笑得花枝亂顫,惹得那個女主管吵著下次開會她也要跟去。(哈哈)

接觸過的客戶百百種,我不知道以後還會遇上什麼樣類型的客戶,好期待喔,希望下次能遇上名人,但是聽說名人都是很難搞的,尤其是明星類的客戶。

Continue Reading

Ethan弟進急診室

看到救火車就會如此激動的Ethan弟,在上週二晚上進了急診室。其實白天起床時他就開始紅腫,已經有過敏反應的現象,但是照片上看不太出來有多嚴重,而且他本人也在蹦蹦跳跳,一點都沒有不舒服的樣子,所以大家都只是在觀察他,希望不要越來越嚴重。魯小小交代說怕是吃了家裡的食物引起過敏,叫大家給Ethan弟吃美國食物,可憐的小朋友餓得不得了,看到比薩就猛啃,江老媽煮的米粥只好先放到一邊晾著。

2014-11-23_0004

到了我晚上回家查看時,江老媽報告說白天連眼睛都腫起來,雖然後來有消下去,但是吃過東西後又腫起來,反反覆覆變得越來越嚴重。我們三個大人商量後,決定帶他去急診室,不怕一萬(也怕一萬美金醫藥費啦)只怕萬一,找個醫生看看比較安心。當時狗腿瑪已經乖乖上床睡覺了,江老媽在家陪並等魯小小回家,我帶著媽媽跟Ethan弟去。

2014-11-23_0005

九點多到了急診室,看起來人不多,Ethan弟問這裏是打針的地方嗎?引起我跟他媽媽一陣慌張,忙說不是,但是Ethan弟很肯定地說這裏是打針的地方。(這小子很精咧)他媽媽忙拿出平板來吸引他的注意力,可憐他又癢又不舒服,不過沒有哭鬧算是很厲害了。坐了大概半個鐘頭,就聽到護士叫Ethan弟的名字,只見Ethan弟全身緊繃,他媽媽小聲說他開始緊張了。只見他木木得被測量體重、身高、體溫,護士還在他手指上套了一個心跳機,問了我們一些問題,就又放我們去等候室,只見Ethan弟突然鬆了好大一口氣,害我跟他媽媽都笑出來,他八成是以為剛剛是要被打針。

2014-11-23_0006

之後我們被帶去另一個診療室,在裡面等了又半個鐘頭,那時已經是十點半了,還沒有任何的醫生來看他或是給他減緩症狀,我們只好乖乖得等。終於等到醫生進來看Ethan弟,同樣也是問有沒有吃到什麼或是觸摸到什麼新的事物,導致引起這樣嚴重過敏的反應?我們一概都搖頭,因為印象中沒有給他接觸到新的事物,醫生說要注意怕有第二次反應過敏,而且或有可能更嚴重,幸好這次還能正常呼吸,沒有呼吸困難的症狀。

2014-11-23_0007

醫生看完又出去半個鐘頭開藥拿藥,等到快十一點才有護士進來,拿了兩個口服的藥跟一個針頭,護士說他得先口服這兩種藥,然後打一針退過敏的特效藥,這樣就可以了。Ethan弟乖乖得喝了藥,本來他以為沒事了,卻被護士以迅離不及掩耳的動作,擦酒精棉花、插針、注射、拔針,三秒鐘一氣呵成,Ethan弟愣了兩秒才放聲大哭:你為什麼要弄我這麼痛?等他哭出來的時候,護士已經把針收好,還給了他幾張貼紙,所以Ethan弟大概只哭了20秒,流了幾顆斗大的淚珠,就消風了。

2014-11-23_0008

打完針的Ethan弟大概覺得好多了,已經不會癢了,所以開始動來動去皮,一會兒把貼紙黏在臉上,一會兒又爬到椅子上要看影片,不過沒多久就吵著要回家了。但是醫生需要觀察他半個鐘頭,所以我們又被關了半個小時,當時已經都快半夜十二點了。等到醫生再來觀察然後開藥,填表格到最後放我們回家,都已經過了十二點多,才結束在急診室待了超過三小時的經驗。

2014-11-23_0003

這兩天在家休養,雖然也有斷斷續續發紅疹過敏,但是基本上是已經控制住了,所以Ethan弟一回家就是這樣的大爺樣。

Continue Reading

牙醫的技術流程

上週三又去看了牙醫,是應上次洗牙之後牙醫所要求的,因為我的牙齦很敏感,常常因為洗牙洗得滿口血,所以牙醫建議我把門牙重新換裝新的材料,他說因為舊的材料老是磨擦著牙齦,害得牙齦腫脹,所以才會這麼容易出血,牙醫說試試這種新的材料,看會不會對我敏感的牙齦有所幫助。

不過在裝上新門牙之前,我得戴著醜醜假門牙三週。其實正常只需要兩週,但是牙醫擔心我的牙齦無法在短期恢復,所以建議先戴兩週,然後給他回診,確認沒腫脹之後再隔一週後裝新門牙。而且會在醜醜假門牙與牙齦之間留個縫,讓腫脹的牙齦可以慢慢自我復原,不然就算裝了新門牙也有可能會摩擦到腫脹。(不要逼我開口大笑,現在很醜,淚…)

剛坐上診療椅有些緊張,我這兩顆門牙做了好幾年,早就忘記當初手術的感覺了,還好我一直很信任我的牙醫,倒是不太害怕。我的牙醫打麻藥有訣竅,尤其是在門牙這裡最痛的地方。塗上麻藥後,他一手抓著針筒,一手揪著我的上嘴唇,邊把麻藥推進牙齦邊抖動我的上嘴唇,完全都不會感覺到痛。後來聽牙醫解釋說,抖動嘴唇是讓神經系統困惑痛感的來處,由嘴巴傳達到腦子的神經系統分不太出來麻藥針的痛楚,這樣病人就不會覺得打麻藥很痛。

好的牙醫會在乎病人的感受,如果在打麻藥的時候就讓病人感到不舒服或是很痛,那接下去的手術病人就會更害怕,害怕會不會更痛,而無法安撫病人,就有可能無法受到病人全面的信任。牙醫學校教打麻藥得要非常慢,最好將近一分鐘,越慢痛感就越低。牙醫說在打麻藥的同時得要觀察病人的呼吸與反應,有些人容易緊張或是非常怕痛,控制速度是非常重要的。

這個說法我在“民間”有試過幾次作交流,果然有位同事就說他的牙醫打麻藥速度很慢,也有抖動他的臉部肌肉,所以他沒感受到太大的痛感。有的就說很痛,打門牙部分的麻藥超級痛,尤其是做植牙,受的罪可不小。技術好的牙醫操作重度洗牙都不會痛,技術不好的牙醫連普通洗牙都會讓病人洗完痠痛不已,所以還是要慎選牙醫。(所以還是不要逼我開口大笑,現在真的很醜,嗚嗚嗚)

更新報告
江老媽:誒,你牙齒很醜耶!
小江江:我知道,這是暫時的門牙。
江老媽(又瞧了瞧):可是真的很醜!
小江江 (怒):知道啊!就暫時的嘛,三週後就裝新的啦!
江老媽 (好心作結論):恩,真是不好看。你不要開口笑。
小江江 (遮嘴巴):知道啦!!

Continue Reading

做臉與洗牙的痛感

2013-04-19_001

在嘗試到做臉以前,本人自知是很怕痛的,這一點我的牙醫可以作證,因為每次無論去洗牙或是做根管治療,我都再三哀求牙醫幫我打很多很多的麻藥針,牙醫笑說沒見過連洗牙都要打麻藥針的病人。

剛巧在偷偷逃避了牙醫九個月的期間去做了幾次臉。做過臉的朋友都知道,大約一個半鐘頭的療程中,有2/3的時間是享受。躺在溫暖的床上任由美容師在臉部按摩和塗抹香香的保養品,很是放鬆愉悅。但是有1/3的時候是像在地獄一般煎熬,因為本人臉上容易長粉刺與痘痘,美容師會先在我的臉上像找尋獵物一般摸索,然後用小針先扎破表面,接著用力得擠壓,把裡面的髒東西擠出來。整個過程不可能上麻藥所以真是痛死了,我每次都痛到臉都歪了,手指絞到紅腫,差點連背部肌肉都抽筋了,這痛感跟被刀切過一樣,害我每次想到做臉就是又愛又怕。

然後在九個月之後被牙醫逮到得去報到洗牙,牙醫照例為我塗了滿滿的麻藥,但是這次不痛耶,我說是您手下留情了嗎? 牙醫說那你來深層洗牙吧! 我想了一想說好吧,那來挑戰深層洗牙不打麻藥針看看。深層洗牙當天,牙醫再三確認了我真的不要打麻藥針,他只好下手輕一點,免得洗到一半我抓狂,不過以防萬一他還是特地在我的牙齦上塗了很厚很厚的麻藥。雖然在洗牙的過程當中,我還是稍微感到疼痛與不適,但是一想到擠臉的痛感之後,突然覺得這也沒太痛嘛。洗牙完畢之後,牙醫說很好有進步,隔兩個月再來喔! (昏倒)

沒比較就真不知道,現在我比較不怕洗牙反而比較怕去做臉了,我對於痛感真得沒轍,完全沒辦法想像女人生小孩的痛感,真是要佩服天下所有的媽媽,不論是自然生或是剖腹產,都是很痛很痛的。至於那些主張女人”應該“生產不打麻藥的男人,請你們先去體驗這種痛苦再來講大話,保證你們會像以下兩位男士一樣痛到哭出來。所有的人都應該感謝媽媽,做爸爸的人應該感謝老婆,生小孩真不容易。(女人要美麗也不容易啦)


(Video Source: ABC news)

Continue Reading

好騙的老闆

2013-03-24_008

上次的私人飛機之旅,單程身處在飛機上的時間大約有四小時,來回有八小時得與陌生人面對面近距離得社交。去程因為大家都還不太熟,所以剛開始都聊得有一搭沒一搭。在空檔的時候,一個阿姨級的設計師跟廠商招待員要了一本讀者文摘來打發時間,當她看到某篇講健康食物的文章時,就馬上忍不住劈哩啪啦對著我們講說她的見解。

那篇文章只是介紹一些大家熟悉的健康食物,內容提到這些健康食物對身體有好處之類的資料。坐我身邊的大老闆平常很少接觸健康食物的慨念,她每天忙得焦頭爛額根本沒時間,所以當這位阿姨繪聲繪影得描述文章內容與她身體力行的吃法,讓我的大老闆聽得一愣一愣,不時提出疑問,好像學生在上課一般得認真。而我在一旁則看得目瞪口呆,一方面是這些資訊很普遍,例如前一陣子美國流行的亞麻子(Flax Seed),另一方面是看到老外對東方文化的無知,例如她們倆很認真得問我有沒有常常去針灸或是吃中藥。

去程時間不夠她們做深度討論,所以在回程的時候這兩位相見恨晚的坐在一塊兒,而我只好坐在她們倆對面聽她們討論了四小時。大老闆像小學生一樣邊問邊作筆記,問甚麼是健康食物,怎麼吃跟甚麼時候吃。這位阿姨應該是屬於愛說教的那種,居然也不厭其煩得說早上吃燕麥防心血管堵塞,或是空腹喝綜合蔬果汁有營養,魚油有Omega 3,多吃榖類等等。但當她們講到吃甚麼肉跟三文魚的時候,突然問我有沒有聽過一本書叫做”吃適合你血型的食物”,剛巧我幾年前幫我婆婆買過這本書,所以我承認我翻過幾頁,阿姨好像看到同伴一樣,轉頭對我大老闆說妳可以吃三文魚,別吃鮪魚,也不要喝咖啡,因為她先生的血型跟我大老闆一樣,所以她知道這些,我老闆說難怪她身體常常不舒服,當下馬上決定上網去訂一本。

eatrightforyourbloodtype
(Photo Source: www.dadamo.com)

在我剛發現大老闆容易被洗腦之後,我開始有些擔心,怕阿姨講些錯誤的資訊會誤導大老闆。結果看到阿姨從包包裡拿一大堆瓶瓶罐罐的東西放在桌上(見主圖),她拿起一罐薄荷口味的精油給我們聞,說如果胃不舒服可以塗在肚子上可以舒緩,我才剛想到我們有萬精油時,就聽到阿姨說她有時會在水裡摻精油喝下去效果更好,害我下巴當場掉下來,很擔心大老闆會真的喝精油。大老闆對這些精油有著高度興趣,頻頻詢問用處與原料,阿姨就細細講解加上她自身的經驗,講得生龍活虎,我當場都快要被說服了,沒想到阿姨話鋒一轉,說這精油是市面上買不到的,需要去它網站上註冊加入會員才行。

精油老鼠會嗎?! 我馬上把嘴巴閉上了,原來英雄所見略同,大概是她看老闆好騙要她加入會員吧? 而在她把精油擺出來後,另一位隨團的設計師一看也過來說她同樣是會員之一,這兩人一搭一唱講著產品的好處,我看著大老闆開始兩眼發光,心裡想大老闆八成被洗腦了,應該一回到洛杉磯後就上網訂一套吧? 這三人一路講到飛機降落到洛杉磯,我剛鬆了一口氣,這阿姨就突然瞪我問我知不知道Ninja Berry? 我以為我聽錯了,問她是不是Goji Berry (枸杞)? 她說不是,是Ninja Berry從中國來的,我想破腦袋都不知道中國有忍者果,她才放我一馬,真是莫名其妙。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