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的選擇

時間過得飛快,到新公司上班已經兩年了,新的公司與舊的公司有很多很多的差別,最大最明顯的差別在於案子的進展速度以及公司本身的職場文化。

舊公司專長於醫療設施與學校的建築設計,這種類型的項目平均大約要幾個月到兩三年的時間,我甚至有參與過一棟全新醫療大樓的項目,此項目從最初的規劃到整體完工用了長達七年的時間。而新公司以商業設計為主,為了配合業主的“寶貴”時間,從設計到完工平均速度大約一個月到六個月的時間,一路上都是趕趕趕,所以在新的公司每個人都是忙得焦頭爛額。

雖然新公司排名在業界的前三名,又有名氣又有實力,但其實它並不是一個十分輕鬆的工作場所,雖然接的案子都是大有名氣的客戶,但是預算常常不是很多,逼得項目經理與設計師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做出最好的效果,忙到沒有時間吃午飯都是司空見慣的事情。

新公司最能深刻體會的就是能力越強事情就越多,工作越忙就表示你是紅人,是在主管們眼中所謂的“能力者”,你就越會被受邀參與有名氣的或是有趣的案子,但是在備受關懷肯定的鎂光燈下,你的壓力與工作量也會與日倍增,到最後就有可能導致你自己喘不過氣來,連健康都有可能會亮紅燈。這種情況可以類比演藝界的明星,越紅越忙越累,但在名氣的支撐之下,你走得十分辛苦卻不知道身體可以支撐多久多遠。

新公司樂於給員工肯定,願意培訓員工,欣喜樂見旗下員工奮發圖強開拓疆土,但是對於有些比較安於現狀的員工卻是相對的冷感,它的鼓勵方式是一路推著你成功成名,一旦你累了開始懷疑每週工作六十小時的意義在哪兒的時候,公司的主管就有可能慢慢把你歸類到不想成長的那一群人裡。所以新公司競爭激烈再加上年輕人多體力好,大多數的員工都希望表現出眾,以得到主管的青睞,年紀大的也會被逼得不得不拼命。

雖然有競爭對於事業上來說是一件好事,它讓你成長迅速會讓你像打了腎上腺素一樣激發你的潛能,但是對於有家庭的女性工作者來說,它也有可能是毒藥。我觀察我們公司的同事們許久,發現很多時候魚與熊掌無法兼得,工作繁忙夜夜晚歸加上週末加班,讓你沒有辦法花更多的心思在個人生活上。我們許多女性同事在公司內得到上級的肯定卻在私人領域上有所挫敗,常常聽到同事說自家老公老是抗議為什麼天天要工作到那麼晚?

當女性被逼得滿門心思都在工作上的時候,在私人生活上會變得心力交瘁,會發現維持兩方平衡變得異常辛苦。也許男性工作者也會遇上類似同樣的問題吧?但是我覺得現今的社會對於女性的要求還是比較苛刻的,而且婚姻與家庭相對還是比較依賴女性。我們公司的女性“能力者”常常會面臨的問題就是婚姻家庭重要還是事業重要?尤其是三十歲上下的女性會碰到生小孩的問題,現在?再等一兩年?還是再衝事業?我覺得其實對女強人來說是不公平的,為什麼在她職場人生的黃金期必須得在事業與家庭之間二選一?

新公司女性與男性的工作者比例是5:1,看著身邊的女性同事們在掙扎,我猜想也許換另一家公司對他們會比較好吧?就像我原來的舊公司就頃向鼓勵員工把家庭放在第一位,這是一種完全不同的公司文化。但是如果要勸這些正在事業高峰殺紅眼的同事們放棄衝刺,對他們也是一個很難的抉擇吧?

Continue Reading

Derby Car Race

公司在幾週前舉辦了一次創意比賽,鼓勵大家運用3D軟體設計小汽車,然後用3D印表機打印,最後來個賽車比賽作為高潮結束。公司有三大部門,按規定每一個部門只能提供四台小汽車來比賽,而且尺寸限定於七寸長一點七五寸寬,最終重量不能超過八盎司。看起來很簡單但是做起來很難,3D軟體本來就不是很容易畫弧度的物體,為了讓自己的小汽車看起來很酷,大家無不在設計方面挖盡心思。

我們部門這次志在必得,一開始就分為四組,集思廣益,而我這組的組員異想天開要做Scoopy Doo的麵包車,說這個有噱頭又好玩,我作為我們這組唯一的3D繪圖員,一開始還真不知道該如何下手,怎麼畫都覺得極醜而且又不像麵包車,幸好有得到高人指點才順利作出比例正確的小麵包車。

2016-07-30_0004

2016-07-30_0005

3D印表機是一層層打印堆疊起來成為一個立體的形狀,我們把車子的3D模型檔案傳到3D印表機的軟體上,調好尺寸與選色之後,讓車子模型在3D印表機裡面打印,我們這組選了紅色做為車子的底色。

2016-07-30_0006

一共印了七個鐘頭,車子終於印出來了!裝上四個小輪子還蠻像一回事的,同事們都說好可愛!

2016-07-30_0001

再加上加工的貼紙貼膜!

2016-07-30_0003

以下是比賽的盛況,總共十二台車參賽,我們的車子還居然在淘汰賽裡得了個第四名,本來以為我們的車子應該會在倒數幾名之列,我們也沒有想到比賽的成績會這麼好,而且其他組都是賽車的形狀,我們這台小麵包車比起來真的是太異類太好笑了。

最後大家都被這個裝了CO2的噴射汽車打敗了,這個傢伙一開始就不安好心,藏著自己的小心思不讓人知道,不過這沒有違規噢,是可以被允許的。幸好他是我們同一個部門的,如果他贏了我們也很爽,再加上噴射汽車太有噱頭了,逗得每個人樂得不得了,他也是最終的大贏家,實至名歸。

 

 

Continue Reading

客戶大不同

自從換了公司以後,所接觸到的客戶也與以往不同。做了十四年的醫療建築室內設計,客戶都是醫生護士,偶爾做到學校的案子,就會接觸到校長老師。但是新的公司不是做這兩方面的設計,而是做商業建築室內設計,客戶都是商業人士,不論外表氣質擺闊程度都與醫療專業人員大大得不同。

不同性質的客戶,各自的著重點也不同,我一剛開始沒有理解到商業客戶的特性,還以為所有建築室內設計的要求都是大同小異,自從踢到幾次小鐵板之後,才搞清楚誰才是真正的老大。(而且在任何客戶面前,設計師都是最最最小咖的…)

客戶:醫療專業人士
我最熟悉的客戶類種,因為過去已經合作過十四年了,上至醫院院長,下至護士長,我都有幸接觸過。通常一個案子的開始,我們會先接觸到醫療體系的最高指導人,例如醫院院長、各科主任之類的大人物,先得聽他們對案件的需求與規劃,我們會制做大綱型的設計,並且開始密集得與他們開會,直到討論到設計細部時,才會有護士長或是醫生等下層員工參與到其中的討論。醫院院長與各科主任都是精明幹練的人,他們通常都是氣勢驚人,尤其是賺大錢的部門,例如心臟科,真的是走路都有風。他們的共通點是對於設計上多半著重於實用性與醫療流程,他們都有著菁英人士的跩樣,甚至有些盛氣凌人。

客戶:學校相關人士
學校方面的案子比較單純,而且從頭到尾校長、教務主任、老師都會參與到我們的討論會議中,這種唯一的缺點是人多嘴雜,最後結果都是校長跑去叫他的秘書進來決定色調,這些老秘書不是老挑一些醜得要死的顏色,就是囉哩囉唆個沒完沒了,更有一次碰上一個歐巴桑級的秘書拿來自家客廳的地毯要我們比照搭配,真是吐血。政府撥給公立學校的預算有限,而且該蓋哪樣項目都已經名目清楚,所以我們呈現的作品只要校方喜歡設計的方向,就可以往施工圖去做。最怕碰上學區換校長,每個校長都有自己喜歡的風格,一旦他不喜歡的話我們就得要重新設計一次。有一次某位前校長喜歡圓形的牌示,都已經做好蓋好了說,結果新校長一上任看著不喜歡,逼著建商換了方形的牌示,還真是浪費人民的血汗錢。

客戶:房地產人士
在新工作的這六個月裡接觸到最多的客戶,尤其是爾灣房地產公司為主要客戶,他們請我們設計樣品辦公室來招攬商業租戶,樣品辦公室一旦設計好蓋好,他們的商業租戶直接搬進來就成,整個流程比較快而且相當受新租戶的歡迎。大型商業房地產公司有著非常完善的分工階層,分三種:施工經理、管理經理、銷售經理。一般銷售經理手頭上會有一些未租出去的空間,由我們做空間調配、材料搭配與繪製施工圖。之後施工經理會與建商開會商討施工細節,在此管理經理也會參與,因為他們要與現有租戶調節施工期間帶給他們的不便。整個流程清楚並且快速,他們追求的是速度與效率,越快蓋好越快租出去越快賺到租金,所以他們對於設計並不是非常熱衷,但是這些經理大部份都與我們有長久的合作經驗,相互的關係都不錯。

客戶:高科技公司
另一部分接觸到的客戶是現在很火紅的高科技公司,他們與房地產公司租辦公室,是房地產公司的客戶,他們想要有多一點的設計感,房地產公司會請我們幫他們的客戶設計,於是就變成我們有兩個客戶,一個是主客戶房地產公司,另一個是副客戶高科技公司,我們兩方面都得去討好。這種的工作關係是我最常踢到鐵板的,預算控制在房地產公司手裡,而設計則是決定權在高科技公司手中,每當我設計或是挑選材料的時候,房地產公司就會耳提面命得提醒預算預算預算!但是當我把設計與材料呈現給高科技公司時,他們一邊挑三揀四一邊又很隨性,因為他們大多數是年輕的企業家,常常會不按理出牌,這樣邊搞崩潰邊等房地產公司與高科技公司以租金為談判條件做拉鋸戰,一直等到最後價錢拍板定案之後才算是結束,我們才能真正進行施工圖的繪製。

客戶:頂級商業人士
比例上最少的是頂級的商業人士,大多是銀行家、地產投資公司、名人的等級。我個人只有接觸到銀行家與地產投資公司,感覺上他們非常精明,大多衣著得體,談吐精準條理分明,我們對於設計上的解釋他們一點就通,與建築室內設計公司大多已有合作的經驗,所以不太需要多費口舌,而且他們的預算非常高,是被房地產公司捧在手心的客戶。通常在這樣客戶的面前,我們是跟在房地產公司後面的跟屁蟲,一切交由房地產公司來主導,因為我們也不敢得罪這樣的客戶,要是出了什麼差錯我們也賠不起。(好悲哀喔)上週與某位女主管去開會,客戶乃頂級房地產人士,這位男士不僅長得帥,體格又好,說話又風趣,行事也是有條有理,不愧是上流社會成功人士,說他是Mr. Grey 也不為過喔。而我們回到公司後與另一位女主管聊起開會的過程,兩個中年已婚女子還笑得花枝亂顫,惹得那個女主管吵著下次開會她也要跟去。(哈哈)

接觸過的客戶百百種,我不知道以後還會遇上什麼樣類型的客戶,好期待喔,希望下次能遇上名人,但是聽說名人都是很難搞的,尤其是明星類的客戶。

Continue Reading

由內向外的表現

收到客戶簽字的文件之後,想到那天這位客戶來公司參觀的情形,心裡覺得蠻好笑的,不知道接下來一起做案子將會是天堂還是地獄。與之前接待過的“總”級老闆相比,這位年輕許多的客戶顯然走的是完全不同的一路風格。

幾個月之前有幸接待過一位從中國大陸來的房產大亨,是一位“總”字級的客戶,他年約六十,穿著得體說話也很客氣。我們主管帶他參觀我們辦公室,邊參觀邊聊,他對一些建築細節表現得很有興趣,提問了一些問題,同時他也表達對我們辦公室設計的讚嘆,一切賓主盡歡,最後他還很客氣的對每個人說謝謝。其實以他在中國大陸的地位,他大可以擺譜或是表現得很高傲,但是表現出相反的態度讓我們美國主管覺得印象很好,一直想與他有進一步的合作。

相較之下,這個新客戶給人印象就差多了。新客戶是美國華裔,年紀大約不到四十,看起來像是家族企業的背景,與之前那位白手起家不同,說話與行事方式完全是南轅北轍。他帶著兩位白人助理應邀來我們公司參觀,完全表現出他是那兩位助理的老闆樣,那兩位像小跟班似的跟在他後面。他全程帶著太陽眼鏡參觀我們辦公室,一直到最後進了會議室才摘下眼鏡,我們主管本來以為客戶是眼睛不舒服,但是後來看了老半天也沒看出什麼異樣,才猜想可能是要擺譜吧。

更誇張的是,當我們主管介紹一些我們為名人設計的案子時,這位客戶不顧當時我們主管正在對他介紹設計,他忙著翻出手機找出他與那位名人的相片,很得意地秀給他的助手們看,讓我們當場覺得很無語。我們主管裝作沒看到他的小動作,繼續講解到我們公司做過的一件地標性的大案子,這位客戶突然接口說沒見過,又笑笑說他開玩笑的,讓人覺得他的態度有些輕浮。最後他打斷我們主管的辦公室導覽,說了一句讓我們至今還是覺得很無語的話:我了解你們可以設計得很有創意,但是我的案子不需要創意,我們可以坐下來談了嗎?

當下我是覺得好像有些沒有禮貌,但是也許客戶的時間也有限,反正我們也不打算帶他們看遍我們整個辦公室,就把他們領到會議室來正式談合作的方案。這位客戶一直表現得很積極主動,大談他所要的感覺與設計的方向,旁邊的助理也插不上幾句話,不過這對我們反而有些幫助,至少蠻明確知道這位客戶要的是什麼。我對那兩個助理有些同情,他們倆像小媳婦似得跟著、應著,想必在這樣的老闆手下工作並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

同樣是身為華人在兩相比較下覺得有些丟臉,但是也讓我有些自省,會不會我也曾在無意間表現出自己的優越感?講話的態度與表現的方式是不是也曾讓別人覺得沒禮貌?不可否認的我在供應商與建商面前會講話比較大聲,會覺得自己懂得比較多,甚至覺得自己在照顧他們的生意。但是經過這件事後,我領悟到人家對你客氣不代表對你尊敬,甚至想到之前我對一些華人建商講話並不是很客氣,有些看不起他們。我這種態度跟今天的客戶有什麼兩樣呢?大概也是招人討厭吧?

6/11/2015更新:
又與這位年輕的新客戶開了兩次會,結果他的態度是180度的轉變,變得非常有禮貌又熱情,對我們的服務感覺非常滿意,頻頻讚美,讓我們一下子措手不及,下巴都掉下來了。

Continue Reading

你今天崩潰過了嗎?

最近與新公司的朋友們聊天,無意間發現新公司裡80%都是年輕人,年紀超過六十歲的只有不到十人,超過五十歲的不到二十人。這與我舊東家完全相反,那裏50%以上都是超過四十歲的工作人員。兩相比較之下,我們懷疑年輕人都到哪裡去了?都被操跑了嗎?而我們以後將會到哪裡去呢?

建築行業是一門很奇怪的領域,尤其在近年景氣不好的情況,建築師與室內設計師已經沒有以前受人尊敬的地位,而變成被夾在狹縫中求生存的一群可憐蟲。除非你是當代大師,或是擁有絕高地位名氣的設計師,跩到可以大步走路大聲講話,不然就是像我們一樣,被客戶嫌被建商壓迫。每當一個新案子進來,客戶與我們會開很多次會議來敲定他所需要的項目,有時遇上很囉唆的客戶,提出一大堆不合理的要求,你一方面得盡力安排,一方面還得教導他加州法規,有時惹毛他還會說我不管你是設計師,我請你來是幫我解決問題不是問我問題之類的無理對話。

但是轉過身去面對建商時,有時覺得好像遇上無賴,奸詐一點的建商就不會事事來請教我們設計的初衷,他們會霹靂啪啦得亂蓋,當客戶審視時他們就會怪建築設計圖有問題、圖畫不清楚、標示不明白之類的來推卸責任,最終如果理不清楚,倒霉的是建築設計業,建商照樣賺得滿缽滿本口袋流油。建築與建商之間已經沒有傳統的信任或是團隊氣氛,尤其是在公共建築或是需要競標的建案,第一優先是價錢,當然是越便宜越好,所以往往犧牲的就是品質。

新公司年輕人多,競爭比較白熱化,大家都想要爭取上級的注意,所以壓力相當大,長江後浪推前浪,你想喘口氣而後面的還不讓呢。新進來的新人,憑著一股狠勁加上體力好,可以天天熬夜加班又耐操,前一晚搞到半夜第二天早上照常八點來上班,不只忙於案子之間還可以參加業界的社交活動,甚至主動幫公司推動新的軟體教學,讓我們這些中年兵團自嘆不如。而上位者們在經過幾十年的廝殺鬥爭,早已練就一身氣場與歷練,悠然自得的遊走於客戶之間,還有時間以提攜後輩之名義指導公司的新人,建議他們多參加業內社交活動,以打開自身的知名度。

中年兵團算是公司裡的中流砥柱,也是所謂的worker bee,像蜜蜂或是工蟻一般忙得團團轉,忙著應付上位者,忙著交代新人做事。在這一區沈浮大約會有二三十年的時間,不但內憂(公司內部的壓力)外患(客戶建商的壓力),事情多責任也多。但是在經濟不景氣期間被裁員最多的也是中流砥柱的這群中年兵團,上位者不可裁因為他們資歷夠能撐住公司,新人不能裁因為他們便宜而且耐操好用。我不知道這種狀況是否只存在建築設計業,我常常覺得一旦從新人晉升到中流砥柱,所有優勢都蕩然無存,只為了生存而打拼,也許也是因為這樣,我們跳槽的情況也挺多,昨日的競爭公司對手變成今日同公司的隊友也是常有的事。(當然最爽的是變成以前公司的客戶啦。)

我們的一天有多忙呢?忙到無法看手機上的來信,忙到無法去喝水上廁所,忙到吃飯只有坐在位子上吃半個小時,還很高興可以七點回家不用加班到八點。

8:30am 進公司
9am-10am 團隊開會
10am-12:30pm 一共有五十封email待處理,加上上面交代的事
12:30pm-1pm 很高興可以喘口氣吃上半小時的飯
1pm-5pm 趕工趕工,又有五十封email進來待處理
5pm 短暫茫然,一天怎麼就過了?(三點有時也會茫然一下)
5:30pm-7pm 交代上面交代下面,然後繼續趕工
7pm 考慮要留在公司加班還是帶電腦回家繼續工作

一天平均一百封email是不誇張喔,比我做更久的同事說她一直在收信根本來不及一一看信,都只先瞄一眼email的來意是什麼,等有時間才去細看內容,緊急的話就優先處理,其他的再說。所以我們有時候會互相打趣:你今天崩潰過了嗎?

我覺得我們這個行業並不如外面看得光鮮亮麗,實際上是一個壓力大收入不多但拿出去很好說嘴的工作,但是內部冷暖自知,所以每次有人跳槽我們都是一付我了解的樣子,並祝賀他能夠在新的環境過得更快樂。(只有上位者會對那人說:柵欄另一邊的草地看起來都比較綠 The grass is always greener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fence 的酸話)

Continue Reading
1 2 3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