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吃菜的小豆狗 (published: 2012/10/15)

依學校規定,魯小小在今年九月搬到紐約去做為期一個月實習藥劑師,當時江老媽很興奮得說要跟著去紐約玩,魯小小無奈得說因為計劃只住短期,加上紐約曼哈頓的地價貴死人,所以他們能租到的房子是超小中的超小,而且他們是兩人 share 一間房,意思是沒有辦法讓我們省旅館費啦。不過住慣洛杉磯的魯小小對於能夠住到曼哈頓,就算只有一個月,就算房間超小,對他也是一個超級無敵讚的體驗。(ㄟ,又不是小朋友要去露營?! 幹嘛這麼興奮? )

除了第一天的兵荒馬亂,年輕人倒是很快就能適應蜗居在大城市的生活,唯一的不便是房東七吋的電視機。魯小小傳來簡訊說: 七吋! 七吋耶!! 我的電腦螢幕都比它大!! 老實講我也沒看過七吋的小電視,上面那張圖是我亂google來的,看起來還挺可愛的嘛。隔幾天魯小小傳了張照片給我看,差點把我笑死,一個32吋大的平面電視掛在一個超小的房間裡,兩個大男生擠在另一頭的床上看起來很嗨的樣子,我警告他說你們小心眼睛瞎掉! 安全距離這麼短!!!

不過很快一個月的實習咻一下就過去了,魯小小在十月初拎著包包回洛杉磯,他沒有帶給我們任何紐約的土產只有帶著自個兒發福的身材,因為他在曼哈頓吃得太好了。當天晚上我煮完晚飯之後就馬上開車去機場接魯小小,而小豆狗跟 James 則在家裡等著,當我們車子一回到家時,James 就趕快下樓來幫忙搬行李,他完全忘了飯菜還擺在桌上沒有收好,等我們忙完之後上樓一看,盤子裡面只剩兩朵孤零零的花椰菜了,小豆狗則是一付不關已的樣子趴在遠遠的地方。(也有可能是偷吃得太飽躲在一旁喘氣)

我看到空得只剩下兩朵花椰菜的盤子時,心裡一驚,因為 James 絕對不可能吃得完三大顆的花椰菜,那裡有一部分是我們要裝便當用的,所以我瞪著小豆狗,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處理。James一看也嚇了一跳,他問說那另一盤的菜也被小豆狗吃掉了嗎? 我回頭一看,哇賽! 連我的晚餐都被吃光了!! 這下事情大條了,那盤菜裡還有狗不能吃的洋蔥呢!! 當下 James 把小豆狗臭罵一頓,小豆狗心虛得縮在一邊不敢抬頭,(或是吃得太撐了,連動都動不了),我們只好把東西收一收,剩下的兩朵花椰菜也倒進垃圾桶,誰知道牠有沒有順便舔過,沒有人敢吃。

魯小小回家之後,我們帶著小豆狗去散步,那時我們才仔細看到小豆狗的肚子突出來了,牠吃到肚子都圓滾滾的,走路都慢吞吞的,看起來很吃力。James 看了又氣又好笑,一邊走一邊罵小豆狗貪吃鬼,還數落牠說小心拉肚子。之後,小豆狗倒是沒有吐也睡得很香,第二天也是活蹦亂跳的,大概偷吃了那一頓對牠來說沒甚麼影響,倒是我們擔心了一整個晚上,半夜還起來看牠有沒有不舒服,真是好狗命!

Continue Reading

小豆狗變老豆狗 (published: 2012/06/18)


小豆狗到我們家已經十多年了,年紀已經算是步入老年期,牠的臉早就花白了像是戴著一付白框眼鏡,年輕時這一付可是黑框的呢! 牠整天懶懶得躺著睡覺,就是一付墮落老狗的樣子。(嘆氣) 不過嗓門還是挺大的,連隔壁鄰居移動垃圾桶都要吼叫個不停,而且白天散步時還是蹦蹦跳跳的,連獸醫都說小豆狗還算蠻有活力不像是一隻老狗。

不過最近小豆狗的皮膚上長了ㄧ些肉瘤,我們不知道是老狗都會長的肉瘤還是可怕的癌細胞肉瘤。之前朋友的老狗也是長了肉瘤,後來確診是癌症,不過看起來跟小豆狗的不太一樣,所以我們也不敢妄下定論,只想讓牠隨性過日子就好,不要去獸醫那裏受折磨。可惜我們替小豆狗想得輕鬆,牠卻對前腳的一顆肉瘤很感興趣,開始沒事就舔,氣得我們警告了牠好幾次,牠卻沒當一回事,由此可見牠眼中的老大是牠自個兒,不是每日餵牠兩餐替牠撿大便的我們。 (切~) 後來我們開始擔心牠會舔破那顆肉瘤造成傷口感染,所以在這周五把牠送到獸醫那裏去檢查順便移除肉瘤。

小豆狗是認得獸醫院的,連平常開車經過都要憤恨的吼叫兩聲,所以牠當然不肯乖乖就範。在車上就硬著屁股坐著不肯起來,我們又哄又拉得把牠拽到門口,牠又死抵著門框不肯進門跟我們比力氣。獸醫看了看小豆狗,叫牠上體重器測體重,小豆狗很不安份,體重的數字跳來跳去沒一個準,我很擔心得跟獸醫說麻醉藥量要抓準蛤,牠可是老狗了,獸醫說沒關係他知道。(知道甚麼? 抖抖抖) 後來下午去接小豆狗時,獸醫說這些都是小肉疣,他把它們燒掉了(咦?!),總共有七顆,他還順便幫小豆狗洗牙哩。他說沒問題不要擔心,小豆狗只是長肉疣,燒掉就好啦!!

看著很有自信的獸醫,我心裡想可是你把小豆狗的毛剃得很醜耶。

看獸醫時抖個沒完的小豆狗,嘻嘻嘻。

Continue Reading

小豆狗的喇叭 (published: 2010/10/10)

小豆狗戴了兩個月的喇叭頭罩終於要拿下來了, 之前牠會一直舔自己的腳舔到破皮流血掉毛, 然後血染到白色的毛, 所以看起來兩隻腳是粉紅暗紅混在一起. 獸醫說牠過敏所以腳會癢, 越破皮就越癢, 所以我們需要用頭罩把牠罩起來, 牠就舔不到自己了.

這不是小豆狗第一次戴頭罩, 所以我們很擔心牠又會破嗓, 上次牠戴得很不舒服所以日也叫夜也叫, 把喉嚨都叫啞了. 我們問獸醫有沒有別的法子, 因為小豆狗不喜歡戴頭罩, 獸醫很酷得說沒有任何一隻狗喜歡戴頭罩, 言下之意是沒得選擇. 不過這次去petsmart買的頭罩有軟邊, 小豆狗戴著並沒有哇哇叫, 還蠻適應的, 讓我們鬆了一口氣. 只是副作用是形同喇叭, 把小豆狗原來就很大聲的嗓門放大了好幾倍, 我們耳朵都快聾掉了!!

Continue Reading